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酒窝笑盈盈

化茧成蝶,海阔天空;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《红楼梦》中第一才女属谁?  

2013-06-29 03:06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红楼梦“千红一窟,万艳同杯”,其中的第一才女当花落谁家呢?个人认为还是林黛玉要稍胜一筹。

2009年7月16日 - heyan6910 - 寒江独钓客

 

从诗、词、歌、联、令的数量上来说,黛玉的作品居红楼之首。红楼的后续部分无论从文采还是情节都与原著相去太远,我也从来懒得去细看,只从前八十回来比较,粗粗一数,黛玉作品有《大观园题咏·世外仙园》、《题宝玉续庄子文后》、《葬花吟》、《题帕三绝句》三首、《咏白海棠》、《菊花诗》三首(《咏菊》、《问菊》、《菊梦》)、《螃蟹咏》、《代别离·秋窗风雨夕》、《灯谜诗》、《酒令》、《五美吟》五首、《桃花行》、《唐多令·柳絮》等不下二十首。另外两次联句《芦雪庵争联即景诗》、《中秋夜大观园即景联句三十五韵》都有参加。

世外仙源
名园筑何处,仙境别红尘。借得山川秀,添来景物新。
香融金谷酒,花媚玉堂人。何幸邀恩宠,宫车过往频。

葬花吟

2009年7月16日 - heyan6910 - 寒江独钓客

 
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?游丝软系飘春榭,落絮轻沾扑绣帘。
闺中女儿惜春暮,愁绪满怀无释处。手把花锄出绣闺,忍踏落花来复去?
柳丝榆英自芳菲,不管桃飘与李飞。桃李明年能再发,明年闺中知有谁?
三月香巢初垒成,梁间燕子太无情。明年花发虽可啄,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。
一年三百六十日,风刀霜剑严相逼。明媚鲜研能几时,一朝飘泊难寻觅。
花开易见落难寻,阶前愁杀葬花人。独倚花锄泪暗洒,洒上空枝见血痕。
杜鹃无语正黄昏,荷锄归去掩重门。青灯照壁入初睡,冷雨敲窗被未温。
怪依底事倍伤神,半为怜春半恼春:怜春忽至恼忽去,至又无言去不闻。
昨宵庭外悲歌发,知是花魂与鸟魂?花魂鸟魂总难留,鸟自无言花自羞。
愿依胁下生双翼,随花飞到天尽头。天尽头,何处有香丘?
未若锦囊收艳骨,一杯净土掩风流。质本洁来还洁去,强于污淖陷渠沟。
尔今死去依收葬,未卜依身何日丧?依今葬花人笑痴,他年葬依知是谁?
试看春残花渐落,便是红颜老死时。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!

题帕三绝句

《红楼梦》中第一才女属谁? - heyan6910 - 寒江独钓客 
眼空蓄泪泪空垂,暗洒闲抛却为谁?尺幅鲛绡劳解赠,叫人焉得不伤悲!
抛珠滚玉只偷潸,镇日无心镇日闲。枕上袖边难拂试,任他点点与斑斑。
彩线难收面上珠,湘江旧迹已模糊。窗前亦有千竿竹,不识香痕渍也无?

咏白海棠
半卷湘帘半掩门,碾冰为土玉为盆。偷来梨蕊三分白,借得梅花一缕魂。
月窟仙人缝缟抉,秋闺怨女拭啼痕。娇羞默默同谁诉,倦倚西风夜已昏。

菊花诗·咏菊
无赖诗魔昏晓侵,绕篱欹石自沉音。毫端蕴秀临霜写,口角噙香对月吟。
满纸自怜题素怨,片言谁解诉秋心。一从陶令平章后,千古高风说到今。

菊花诗·问菊
欲讯秋情众莫知,喃喃负手叩东篱:孤标傲世偕谁隐,一样花开为底迟?
圃露庭霜何寂寞,鸿归蛩病可相思?休言举世无谈者,解语何妨话片时?

菊花诗·菊梦
篱畔秋酣一觉清,和云伴月不分明。登仙非慕庄生蝶,忆旧还寻陶令盟。
睡去依依随雁断,惊回故故恼蛩鸣。醒时幽怨同谁诉,衰草寒烟无限情。

螃蟹咏
铁甲长戈死未亡,堆盘色相喜先尝。螯封嫩玉双双满,壳凸红脂块块香。
多肉更怜卿八足,助情谁劝我千觞?对斟佳品酬佳节,桂拂清风菊带霜。

代别离·秋窗风雨夕

《红楼梦》中第一才女属谁? - heyan6910 - 寒江独钓客 
秋花惨淡秋草黄,耿耿秋灯秋夜长。已觉秋窗秋不尽,那堪风雨助凄凉。
助秋风雨来何速,惊破秋窗秋梦绿。抱得秋情不忍眠,自问秋屏移泪烛。
泪烛摇摇爇短檠,牵愁照恨动离情。谁家秋院无风人,何处秋窗无雨声?
罗衾不耐秋风力,残漏声催秋雨急。连宵脉脉复飕飕,灯前似伴离人泣。
寒烟小院转萧条,疏竹虚窗时滴沥。不知风雨几时休,已教泪洒窗纱湿。

灯谜诗
騄駬何劳缚紫绳?驰城逐堑势狰狞。主人指示风雷动,鳌背三山独立名。

五美吟·西施
一代倾城逐浪花,吴宫空自忆儿家;效颦莫笑东村女,头白溪边尚浣纱。

五美吟·虞姬
肠断乌骓夜啸风,虞兮幽恨对重瞳;黥彭甘受他年醢,饮剑何如楚帐中?

五美吟·明妃
绝艳惊人出汉宫,红颜命薄古今同。君王纵使轻颜色,予夺权何畀画工?

五美吟·绿珠
瓦砾明珠一例抛,何曾石尉重娇娆?都缘顽福前生缘,更有同归慰寂寥。

五美吟·红拂
长揖雄谈态自殊,美人巨眼识穷途。尸居馀气杨公幕,岂得羁縻女丈夫?

桃花行

《红楼梦》中第一才女属谁? - heyan6910 - 寒江独钓客
桃花帘外东风软,桃花帘内晨妆懒。帘外桃花帘内人,人与桃花隔不远。
东风有意揭帘栊,花欲窥人帘不卷。桃花帘外开仍旧,帘中人比桃花瘦。
花解怜人花也愁,隔帘消息风吹透。风透湘帘花满庭,庭前春色倍伤情。
闲苔院落门空掩,斜日栏杆人自凭。凭栏人向东风泣,茜裙偷傍桃花立。
桃花桃叶乱纷纷,花绽新红叶凝碧。雾裹烟封一万株,烘楼照壁红模糊。
天机烧破鸳鸯锦,春酣欲醒移珊枕。侍女金盆进水来,香泉影蘸胭脂冷。
胭脂鲜艳何相类,花之颜色人之泪。若将人泪比桃花,泪自长流花自媚。
泪眼观花泪易干,泪干春尽花憔悴。憔悴花遮憔悴人,花飞人倦易黄昏。
一声杜宇春归尽,寂寞帘栊空月痕!

唐多令·柳絮
粉堕百花洲,香残燕子楼。一团团逐队成毯。飘泊亦如人命薄,空缱绻,说风流。
草木也知愁,韶华竟白头。叹今生谁舍谁收?嫁与东风春不管,凭尔去,忍淹留!

黛玉的诗不仅在数量上稳居榜首,质量上也是冠盖群芳。在“林潇湘魁夺菊花诗”中,黛玉三首诗不仅仅夺冠,而且是包揽了前三名:“《咏菊》第一,《问菊》第二,《菊梦》第三,题目新,诗也新,立意更新,恼不得要推潇湘妃子为魁了”《问菊》中“孤标傲世偕谁隐,一样花开为底迟?”(《问菊》)这两句脍炙人口的名句,与其说是有趣的讯问,莫如说是愤懑的控拆,全诗除头联之外,领联、颈联、尾联全为问句,问得巧而且妙,正如湘云说:“真把个菊花问的无言可对。”《咏菊》“毫端蕴秀临霜写,口角噙香对月吟”(《咏菊》)——人美、花美、景美、情美、诗美,合诸美于两句诗中,构思新颖,造句巧妙,确实是精彩的咏菊诗句。

另外《杏帘在望》贾妃不仅“指‘杏帘’一首为前三首之冠”,还“将‘浣葛山庄’改为‘稻香村’”。贾妃虽只说这首优于宝玉的三首,其实元春归省众姐妹所做,也都不及这首。

《桃花行》令大家“称赏不已”,且议定“明日乃三月初二日,就起社,便改‘海棠社’为‘桃花社’,林黛玉就为社主。”宝钗也说:“使不得。从来桃花诗最多,纵作了必落套,比不得你这一首古风。须得再拟。”也是说明大家作桃花诗作不过黛玉。

2009年7月16日 - heyan6910 - 寒江独钓客

而黛玉的《葬花吟》“宝玉听了,不觉痴倒”“不觉恸倒山坡之上,怀里兜的落花撒了一地。”“愿奴胁下生双翼,随花飞到天尽头。天尽头,何处有香丘?未若锦囊收艳骨,一杯净土掩风流。质本洁来还洁去,强于污淖陷渠沟。”则是在幻想自由幸福而不可得时,所表现出来的那种不愿受辱被污、不甘低头屈服的孤傲不阿的性格。这些正是它的思想价值之所在。脂评也说“余读《葬花吟》至再,至三四,其凄楚感慨,令人身世两忘,举笔再四不能加批。”

《五美吟》中,宝钗特地举出《明妃》一首说:“做诗不论何题,只要善翻古人之意。若要随人脚踪走去,纵使字句精工,已落第二义,究竟算不得好诗。即如前人所咏昭君之诗甚多,有悲挽昭君的,有怨恨延寿的,又有讥汉帝不能使画工图貌贤臣而画美人的,纷纷不一。后来王荆公复有‘意态由来画不成,当时枉杀毛延寿’;永叔有‘耳目所见尚如此,万里安能制夷狄’。二诗俱能各出己见,不袭前人。今日林妹妹这五首诗,亦可谓命意新奇,别开生面了。”怀古能于宋诗之外,再翻出新意来,真真算是难得了。

《代别离·秋窗风雨夕》这首二十句的诗,竟用了十五个“秋”字,着力渲染了秋天肃杀、凄苦的气氛。

其余象《咏白海棠》、《唐多令·柳絮》等都是名篇,故诗才而论,只以黛玉为尊。

黛玉不仅诗才第一,而且阅览甚广。湘云说起:“这山上赏月虽好,终不及近水赏月更妙。你知道这山坡底下就是池沿,山坳里近水一个所在就是凹晶馆。可知当日盖这园子时就有学问。这山之高处,就叫凸碧;山之低洼近水处,就叫作凹晶。这‘凸’‘凹’二字,历来用的人最少。如今直用作轩馆之名,更觉新鲜,不落窠臼。可知这两处一上一下,一明一暗,一高一矮,一山一水,竟是特因玩月而设此处。有爱那山高月小的,便往这里来;有爱那皓月清波的,便往那里去。只是这两个字俗念作‘洼’‘拱’二音,便说俗了,不大见用,只陆放翁用了一个‘凹’字,说‘古砚微凹聚墨多’,还有人批他俗,岂不可笑。”

黛玉说明:“也不只放翁才用,古人中用者太多。如江淹《青苔赋》,东方朔《神异经》,以至《画记》上云张僧繇画一乘寺的故事,不可胜举。只是今人不知,误作俗字用了。实和你说罢,这两个字还是我拟的呢。因那年试宝玉,因他拟了几处,也有存的,也有删改的,也有尚未拟的。这是后来我们大家把这没有名色的也都拟出来了,注了出处,写了这房屋的坐落,一并带进去与大姐姐瞧了。他又带出来,命给舅舅瞧过。谁知舅舅倒喜欢起来,又说:‘早知这样,那日该就叫他姊妹一并拟了,岂不有趣。’所以凡我拟的,一字不改都用了。”

这里说出两个事实,一是黛玉才学极广,湘云才比出一个陆游来,黛玉却比出三个更早的典故,显是胜出不仅一筹。二是黛玉所拟名色极好,凸碧堂、凹晶馆是为一例,贾政“倒喜欢起来”,说“早知这样,那日该就叫他姊妹一并拟了,岂不有趣。”。

黛玉可号捷才,方看了《会真记》,便用得“原来是苗而不秀,是个银样鑞枪头”的典故。探春方说出“蕉下客”,黛玉便引“蕉叶覆鹿”来嘲。

黛玉续宝玉《参禅偈》两句:“无立足境,是方干净。”等宝钗翻出六祖的典,已是落后一步,可见黛玉博览极广。

故此定评,黛玉居宝钗、湘云之上,为红楼梦才学状元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